當代先鋒網>>國學>>正文

在探索中前行——新中國美術家的創新之路

作者:顏維琦 編輯:張玲玲 來源:光明日報客戶端 發布時間:2019-07-05 15:24:33
 



  踱步(油畫) 陳逸飛



  解放區的天(油畫) 尚揚



  中朝會師(油畫·局部) 萬今聲

  【藝境觀象】

  踱步。此刻,畫面中是一個藝術家厚實的身軀背影,佇立在層層疊疊的歷史圖像面前。他在凝視,沉思。畫面左側,是一把老舊的黑色靠背木椅,為這一充滿思考性而又值得思考的畫面,增添了一點依靠。這是陳逸飛創作于1978年的油畫《踱步》。

  在上海龍美術館(西岸館)的展廳,以《踱步》為發端,包括油畫、中國畫、版畫、素描、雕塑、宣傳畫、年畫等近200件作品,共同構成一場題為“踱步:七十年的走過”的新中國美術創作展。

  “這是一種別樣的視角。陳逸飛的《踱步》提供了不同于以往主題創作中正面形象的表現,是一次大膽嘗試,試探了主題創作領域的多種可能。我們策劃的這場展覽也是如此。”擔任此次展覽策展人的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西安美術學院新中國美術研究所所長陳履生如是闡釋。

  這一展覽既是歷史的回顧,又是新中國審美和藝術語言變革與發展的記錄,更是具有現實意義的歷史鏡鑒。其間透露的新中國美術創作中,前輩藝術家們嚴謹的創作方法和創作態度,以及對藝術表現形式和語言的不懈探索和反復推敲,無疑能夠為當下的美術創作提供一種比照。

  時代的鏡像

  跟隨陳履生一起,在展廳邊走邊看,鐘山風雨和時代煙云在眼前一幕幕掠過。歷史畫卷與丹青過往,成為新中國時代車窗外不斷變換的風景。

  當逝去的成為歷史,那些與之關聯的有著深刻時代印記的視覺圖像,能夠給予今天的美術創作者以怎樣的啟發?在主題創作領域,鮮明的主題性和各具風格的藝術性之間,如何實現交融共進?如何與時代同步伐,用手中的畫筆記錄新時代、書寫新時代,彰顯社會擔當和藝術使命?這場以龍美術館多年館藏為基礎精心籌劃的展覽,以特別的結構方式,呈現出了展示收藏的不同面貌,邀請觀者回望和思考。

  領袖與革命、戰爭與和平、敬仰與歌頌、新興與轉型、生產與建設、時代與步伐,展覽分為六大板塊,對這一歷史時期內的美術創作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進行分類研究,全面展示新中國主題美術創作的源流與發展。陳履生告訴記者,此次展覽的展品從龍美術館近300件新中國美術主題館藏中遴選而出,取舍的標準一是作品的代表性,二是作品的重要性,同時兼顧畫家在當時的社會地位和作品的影響,還要考慮到作品的稀缺程度。

  比如陳衍寧創作于20世紀70年代的《毛主席視察廣東農村》,當時登上了報紙,影響極大,用這幅畫印刷的年畫風靡全國。從藝術性的角度來看,這幅畫的重要性同樣是值得研究的。“新中國美術不等于‘紅光亮’,不能模式化地一概而論,比如《毛主席視察廣東農村》,既主題突出,同時又加入了豐富的藝術表現的元素。”陳履生說。

  陳衍寧在回顧這幅畫的創作時,也講到構思的過程:當時我站在廣東棠下村的村口,剛好廣播在播《我們走在大路上》這首歌,廣東農村的田埂很有特點,人可以沿著田埂在田和田中間走。在藝術處理方面,采用廣州農民常穿的黑色衣服,來襯托畫面中間毛主席穿的白衣服。用刮刀來刻畫道路,用拖拉機的痕跡來表示機械化,就是希望和當時的“樣板畫”拉開距離,多加入一些繪畫元素,比如油畫筆觸、冷暖關系等。

  艾民有的《首次海戰》創作于1969年,記錄的是1950年的萬山群島戰役,這是人民海軍的首次海戰。盡管在人物造型和藝術表現的語言上還帶有這一時期普遍存在的時代印記,但是作者在還原歷史方面盡心盡力,較好地表現了人民海軍初創時期首次海戰的特殊性。在陳履生看來,與大海相關的海景描繪,不管是大浪滔天,還是炮彈落入海中濺起的沖天水柱,艾民有對于海的感性和理性的把握,都反映出他對大海熟悉了解的程度。

  筆墨的新變

  藝術是時代的產物,與時代的經濟、政治、社會、文化、意識形態的發展變化密切關聯,也折射出時代的審美趣味和風尚。這背后,有個體的探索和推進,也有群體的影響和浸染。

  此次展出的黎冰鴻的《南昌起義》,是作者創作于1977年的版本。同名的作品有兩幅,第一幅作于1958年,當時正值黎冰鴻藝術創作的旺盛時期,他在國外參觀許多畫展和美術館后,大開眼界,在藝術創作中廣泛吸收外國油畫的形式技法,并探索油畫民族化的道路,《南昌起義》成為他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展出的這幅作品是1976年黎冰鴻等人被派赴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繪制歷史畫時所作,在動亂中被迫放下畫筆多年的畫家,以激動的心情認真對待重新工作的機會。

  細心的觀眾可以對比兩個版本。同樣的構圖,同樣的人物關系,創作于20世紀70年代的版本有著典型的時代特征:“畫面變亮了,不是那種黑云壓城的感覺,透露著曙光再現的氣息。整體色調也偏紅,畫面里紅旗的數量增多了。這件作品雖然不稀缺,但是在新中國美術史上有著重要地位,反映了特定時期藝術發展的面貌,以及對藝術風格的探索。”陳履生說。

  油畫《解放區的天》出自尚揚之手,是他較為罕見的一幅革命歷史題材的作品。畫面中,人物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在作者寫實而細致的刻畫下顯得活潑而富有朝氣,在表現主題方面具有詩的委婉和歌的嘹亮,在油畫語言上表現出獨特性,呈現出鮮明的個人風格。

  一方面是對舊的改造,一方面是樹立新的時代標準,在這樣一種破與立的雙重關系中,審美的時代性表現出服務于時代的最高準則。藝術的思想和觀念,題材和形式;藝術的普及和提高,大眾和精英,史無前例地交織在一起,表現出了藝術的新天地。

  展覽的第四部分“新興與轉型”呈現以版畫為主的專題。20世紀的版畫發展,經歷了魯迅倡導期和延安發展期,以木刻為代表的版畫在中國的社會舞臺上發揮了重要作用。新中國成立之后,版畫社會功能的變化帶來了審美上的不同。版畫技法也向精致化和多樣化的方向發展,從宏大敘事到情趣小調,新生活在版畫中呈現了新的風采。

  生活的磨礪

  “藝術的感人之力,來源于藝術家深刻的思想和豐富的生活,而藝術的動人技巧則產生于藝術家長期艱苦的創作與實踐。”走過70年的新中國美術,很好地印證了這句話。

  表現共產黨領導的革命軍隊從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勢,進而走向勝利的歷史過程,是新中國美術創作中一個基本而又十分重要的題材。畫家們從各個方面挖掘這一題材,選取不同側面表現革命歷史,反映革命過程的曲折和艱辛。隨著時代的發展,展現這一題材的主題創作也在不斷深化內容,開拓出新的視角。

  展覽中,既有反映戰爭的激烈與殘酷、英雄的英勇和獻身,又有刻畫人物面對惡劣環境的開朗樂觀,面對死亡與犧牲的從容不迫,更有展現精神層面上的勇敢堅強以及對勝利的無比信心。這些作品通過不同的構圖方式,或展現宏大的場景和內在的人物關系,或以不同的語言方式表現歷史題材創作的時代特色。作為一種歷史的圖像,既展現了歷史的過程,又反映了戰爭中的人民對和平的渴望。

  主題創作領域的“悍將”沈堯伊,創作了連環畫《地球的紅飄帶》、油畫《遵義會議》等重要作品。從1975年開始,沈堯伊就投入到長征題材的創作之中,多次到長征路上寫生,積累素材,畫了數量可觀的寫生作品。此次展出的《長征路上》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于20世紀80年代開始創作,歷時一年完成的鴻篇巨制。作品綜合長征過程中的主要事件,通過一道富有想象力的光圈,將紅軍“翻雪山”“過草地”“飛奪瀘定橋”等不同的時空場景,以電影蒙太奇的手法拼接在一起,這在當時是具有藝術創新性的,以史詩般的宏大氣勢展現長征精神永恒的輝煌與時代意義。

  建設新中國是新中國美術創作中的重要主題。經歷戰爭的磨難之后,新中國各行各業都掀起了生產與建設的高潮。從合作化到人民公社,從興修水利到大型水庫和水電站,從簡單的農具制造到大煉鋼鐵,從山區修梯田到山中通公路,從鋪路到天山腳下,到一橋飛架南北等,社會主義建設新氣象涌現在這一時期的美術創作之中。

  勞動的號子和汗水,豐收的喜悅和歡笑,麥浪滾滾與高爐櫛比,青春與熱血,傷痕與成長,共同構成時代的豐富圖景。這是新中國的主旋律。“前輩藝術家為新中國美術發展所作出的歷史性貢獻,都鐫刻在沉甸甸的20世紀中后期以來的中國美術史上,是我們今天需要正視和尊重的一份文化遺產。”陳履生說。在他看來,透過新中國積淀的作品,可以看到一代人是如何在社會責任的驅使下,以扎實的藝術探索來展現時代風貌,用優秀的作品將自己與時代、與大眾緊密相連。

    (本報記者 顏維琦)

點擊下載

貴公網安備 52011202003109號 貴州省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黔新聞出網版準字第046號 黔ICP備13004279號-4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ICP):黔B2-20100012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212013001 Copyright ? DDCPC.CN 當代先鋒網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州省委當代貴州雜志社主管主辦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51-85890960 中國互聯網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 www.12377.cn
奥兹国魔法投注